【大咖访谈】“边缘人”许鞍华,七十有三
发布时间:2020-05-27
摘要: 时间进入双子月,许鞍华导演也迎来了她73周岁的生日。 如果不是特别提及,大概很少人会把这个常年顶着冬菇头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、笑起来很爽朗的导演和70多岁的老人家联系在一

  时间进入双子月,许鞍华导演也迎来了她73周岁的生日。

  如果不是特别提及,大概很少人会把这个常年顶着冬菇头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、笑起来很爽朗的导演和70多岁的老人家联系在一起。至少在公开场合,我们看到的她还是精神抖擞。

  仔细算起来,自1975年从英国留学回港,担任胡金铨助手进入影视圈以来,许鞍华已经走过了四十五年的职业生涯。

  1979年,其以《疯劫》初露锋芒,与同时期的徐克、谭家明、严浩等人被称为是开风气之先的香港电影新浪潮旗手,而比起陈可辛、徐克、林超贤等后来一批北上导演的各自辉煌,许鞍华似乎显得更为低调。

  但其实,早在1982年《投奔怒海》时就已奔赴大陆拍摄电影的她,算得上是和大陆合作拍片的的先行者,只是她总能在浪潮中找到自己所热爱的题材表达。

  无论是此前将《明月几时有》这部抗战题材的影片拍出了别具一格具有人情味的文艺气质,还是《黄金时代》采用“间离”叙事引发的部分观感不适,即便许鞍华换了主战场,不再年轻,却依然“任性”,总是不断挑战,践行着其作为香港电影新浪潮旗手的“先锋”自觉。

  用戴锦华的话来说,“她的电影不光是半部香港电影史,而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走过的中国,包括海峡两岸和香港,包括中国大陆历史变迁的影像画廊。”

  在作品之外,“女性”是许鞍华绕不过的标签。年过七十,至今未婚,孑然一身,从不高喊“女权”口号的她,却真正做到了独立女性该有的从容和自在。在她的生活中,除了电影,看书是她另一大兴趣,不会其他生活技能、不属于任何宗教团体的她,称自己为“社会边缘人”。

  正是这样的许鞍华,成了华语影坛独一份的存在。

  但正如其所言,“无论是写东西还是拍戏,你不做新的东西跟冒险,不停地在做已经成功的事,那有什么作用呢?”

  想来,这么多年,能坚守自己坚守的,还能保有创作的热情,这样的导演对于华语影坛来说就已经弥足珍贵。

  而向来敢做敢当,批评起自己来够狠的许鞍华,在几年前的一次座谈会上直言,“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导演,希望死之前能努力成为其中之一。但现在还不是。至于四十年的拍摄生涯,有时就是为了糊口,要赚钱。因为我不懂做其他的事,又没有资格做舞女,于是就继续拍电影。有些是实际的原因,有些是为了自尊,我想拿回一些东西,就如《英雄本色》中小马哥所说,失去的东西要自己拿回来,这些是很大的动力。还有些是对事情的兴趣,本身是喜欢那事情,可能暂时做得不好。我会自己发誓,接了这个工作,做导演,我不会中途退出。”

  这段话也可以作为其人生态度的总结。而作为影迷的我们,最幸福的大概就是能在大银幕上看到更多署名许鞍华的新片。